这是非常昂贵的一步。这就是蓝色起源公司专注于它的原因。这不是两个住在宿舍的小伙子会做的事。但我真的希望我们后代的后代能过上充满活力的生活和高度文明的生活。但我们得开始了。

福斯特:你对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太空工作和生活有着远大的憧憬。所以,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